中國西藏網 > 生態

西藏守漁人:為了高原生態,再苦再難也要堅持

發佈時間:2021-01-15 15:12:00來源: 人民網-西藏頻道

  冬日的拉薩,豔陽高照。走進西藏自治區農科院水產所(以下簡稱“水產所”)大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雅魯藏布江流域沙盤模型。小小的模型,承載着西藏漁業科研工作者們的夢想。在雅魯藏布江土著魚類繁育基地偌大的魚池中,上萬條魚苗聚在一起,場面甚是壯觀。它們將在這裏度過漫長的冬天。待到明年,遊向雅魯藏布江,遊向更廣闊的天地……守護它們的是一代又一代漁業科研工作者,他們稱自己為“守漁人”。

  守什麼?

  摸清西藏魚生態家底

  距離上次採訪水產所劉海平博士已經過去好幾個月了。幾個月前,他和團隊穿梭於西藏的江河湖泊間,開展漁業資源調查。

  再見他還是笑眯眯的樣子,只不過膚色看起來比先前白了一點。“最近都在所裏忙各種事,沒有風吹日曬就白點了。”劉海平笑着説。

  對劉海平來説,做野外科考的那段時間忙碌而充實。他會在每天工作結束或者趕路途中,趁着有信號發條朋友圈。在那之前,他從來沒有密集地發過朋友圈,感覺把這些年要説的都説完了。無一例外的是,每條都與西藏魚有關。

  


圖為科研工作者夏季野外調查。劉海平 攝

  在野外的日子裏,劉海平還多了一項技能——拍攝。從剛開始的小白到現在懂得對焦、設置參數、調色等,儼然一副專業攝影師的樣子。“終於我也能發一些有美感的照片吸引大夥兒的注意力了。希望通過這些照片,能讓大家多關注西藏魚,關注保護。”

  近幾十年來,隨着西藏經濟社會快速發展,魚類資源面臨着國內其它水域漁業發展所出現的一些共性問題,如部分流域過度捕撈、水利設施建設導致的大壩阻隔、棲息地喪失、生境片段化等。但由於西藏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社會經濟特點,它還面臨一些比國內其它水體更為嚴峻的生態環境問題和挑戰,如外來物種入侵等。再加上西藏生態環境脆弱、生態系統結構簡單、生產力低下和高原魚類生長緩慢、資源補充週期長、對生境高度適應和依賴等特點,使得高原水生生態更容易受到外界影響。“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只有生態好了,西藏的魚才能遊得更遠。所以,我們要為西藏的魚,為子孫後代守住碧水藍天。”劉海平説。

  但要解決這些難題,只有一個大前提:摸清“家底”。

  “保護西藏魚類資源,首先應該從調查和積累魚類資源基本數據開始,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劉海平堅定地説出這句話。

  西藏漁業資源調查經歷了兩個大的階段。最早是在60年代,以中國科學院院士曹文宣、中國海洋大學教授武雲飛為代表的老一輩科學家開展的進藏科考。那一次,考察隊科學論證並補充了大量西藏本土魚類。但之後,幾乎未開展過全面的魚類資源調查工作。直到2017年,中國科學院啓動了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對摸清西藏重點水域漁業資源“家底”、填補長期以來形成的資源環境現狀數據空白髮揮了重要作用。

  誰來守?

  一代接着一代幹

  從大學教授到一心撲在科研上,自2004年開始,劉海平一直在做西藏漁業資源保護這份工作。每每面對為何留在西藏,而不是選擇更廣闊發展空間這個問題時,他總是一笑而過:“不為什麼。”

  果真如此嗎?無論同事還是學生,都不曾聽他説起過。直到今年科考結束,才第一次聽他吐露心聲:“如果非要説個原因,我想是因為熱愛和情懷吧。”這是身為科研人員難得“矯情”的時候。因為這份熱愛和情懷,他寧願將年幼的孩子留在高原,也寧願一年中大半時間跑野外。

  “其實……也動搖過,甚至懷疑過自己的選擇。可轉念一想,如果不做這份找工作,就少了一種力量,擔心西藏魚,也怕留下遺憾……通過卑微的力量試一試吧,萬一成功了呢?”劉海平説。

  他還講了一個故事:幾年前去拜見曹文宣院士時,就在他家門口,曹院士教他如何撒好網——先將漁網理順,把漁網的主線纏在手上,然後把鉛墜繩放在撒網鋁環上,讓鉛墜繩蓋住撒網球,用力向外拋出漁網時對準目標方向,再放開放開手中的主繩,儘量讓網面打開。這樣,漁網會在空中散成漂亮的圓形。

  這件聽起來不可思議的事,成了劉海平最難忘的回憶。“那一刻覺得特別幸福、特別幸運。前面有無數的標杆,有了他們的指引和激勵,我們更應該守傳承、守責任、守初心,讓西藏魚在碧水藍天下游弋。”劉海平説這句話時嘴角上揚,雙眼都快眯成了縫。坐在他旁邊的年輕人們聽完這個故事後,個個都露出羨慕的神情。

  為獲取高原魚類樣本、摸清家底,從2017年開始,來自不同專業領域的幾十名科考人員通力合作,開展“西藏重點水域漁業資源與環境調查”項目,總行程大15000多公里——時間、空間跨度之大在西藏曆史上尚屬首次。

  “西藏全區7個市(地)幾乎都走遍了,主要水源地我們都去了,收穫特別大。”西藏自治區農科院水產所劉飛驕傲地説。這是他第一次參與如此大型的科考,雖然參加工作沒幾年,但已經成了主力。

  跑野外時,凌晨三四點起牀習以為常。“連續跑幾個月,難免會有狀態不好的時候,大家就來個野外燒烤,放鬆一下,總得苦中作樂嘛。”説這些的時候,平日裏靦腆的劉飛倒有些興奮。但他很清楚,比起老前輩們的艱苦,他們這一代年輕人趕上了好時代。

  “聽説老前輩們在西藏科考時,騎馬、徒步、冷水配硬饅頭。我們好多了,吃、住、行各方面條件都好了,要知足。”看得出,劉飛身上既有年青一代的朝氣,也傳承了老一輩艱苦奮鬥的精神——幾代人共同扛起了守護西藏漁業資源的重擔。


科研工作者在實驗室做實驗。劉海平 攝

  劉飛説從野外回來就泡在實驗室,沒有業餘時間,最多打打遊戲放鬆一下,立馬又投入到工作。為此,他的個人問題也成了同事們“頭疼”的事兒。

  2015年11月,水產所正式成立,是西藏唯一從事水產科學研究的公益性科研機構。在此之前,西藏沒有專門的水產所。

  也是這一年,55歲的牟振波離開家鄉黑龍江,毅然進藏,以所長的身份擔起了西藏漁業資源研究與保護的重任。他給自己定的目標是:研究西藏土著魚類,這是一項開創性的工作。

  幾年來,在同事們的記憶中他沒有閒的時候,無論大小事都親力親為。“就連修魚池這種小事兒,牟所長白天黑夜地盯着,最後魚池一點裂縫都沒有,讓我們這些年輕人自嘆不如。工人在背後説他太苛刻。”劉飛説。

  轉眼5年過去了,花甲之年的他身體大不如前,早就到了退休的年紀。牟振波説:“我退休後,你們要記住,這些魚就是咱們能留給子孫後代的財富,再苦再難也要堅持下去。在退休前,我會把所有經驗教給你們。”説完這句話,他陷入了沉默。

  大家都知道牟振波心裏始終放不下兩條魚——黑斑原鮡和葉須魚。它們都處於瀕危易危狀態,必須儘快突破全人工繁育技術障礙。但這兩類魚繁簡單,育困難,人工繁育是世界性難題,技術卡在如何培育子一代性成熟上。“只要把這件事做成功了,咱們就比誰都富有。”牟振波右手指重重地點在桌子上,話語擲地有聲。

  如何守?

  讓科研工作與百姓習慣接軌

  西藏魚類資源最顯著的特點是組成簡單,裂腹魚亞科和條鰍科高原鰍屬魚類構成了西藏河流及湖泊魚類區系的主體。“特別是在高原腹地的藏北高原,只存在這兩個類羣的魚。而適應急流環境的特化野鯪亞科魚類,僅分佈於高原南部和東南部邊緣。”劉海平介紹,“此外,西藏各河流之間的魚類組成存在着明顯的種屬差別,特有程度高。由於河流的深切和長期剝蝕,導致各河流間魚類長期隔離,演化出特有種甚至特有屬。如長江水系的22種裂腹魚中,18個為西藏特有種;在雅魯藏布江中上游及毗鄰水系的7種中,4個種為該區所特有;另有2個多型種分化成5個亞種,均為西藏所特有。西藏其它水系的特有種也至少佔各自魚類的50%以上。”


弧脣裂腹魚。劉海平 攝

  青藏高原魚類是長期適應高原環境而形成的特殊類羣,一方面受高原嚴酷自然環境條件影響,如環境温度低、餌料生物匱乏等,決定了西藏土著魚類具有生長緩慢、性成熟晚、繁殖力低等生物學特性。相關研究表明,一尾達到性成熟、體重500克左右的色林錯裸鯉,至少需要10—12年的生長時間。“高原土著魚類資源一旦瀕危,其種羣數量很難再得到恢復。”劉海平神情凝重地説。


黃斑褶鮡。劉海平 攝

  另一方面,高原自然環境條件決定了高原水體生態系統結構簡單、生產力低下、資源補充週期長等特點。在長期演化過程中,高原土著魚類之間形成了簡單卻相對穩定的種間關係。而外界的干擾,如外來種的入侵和過度捕撈,很容易使這個種間關係受到破壞,給高原水體生態系統,特別是土著魚類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如何守住這些漁業資源,就成了劉海平等一眾科研人員面臨的艱鉅任務。

  從保護層面來講,他們深知薄弱點在老百姓的參與度上。“老百姓所接觸到的專業知識很有限,雖然他們也想為保護做點什麼,但有些是盲目的,比如無意識地放生行為,結果適得其反,增加了外來入侵魚對本土魚破壞的風險。西藏共有73種(含亞種)魚類,但因不科學放流,導致西藏水域外來物種已經達到20多種,擠佔了土著魚類的生存空間。所以,一切科研工作的最終落腳點是與民眾接軌,讓他們知道什麼是外來入侵,會產生哪些不好的後果。”為了更形象地告訴大家這些道理,科研人員通過大魚吃小魚這樣淺顯易懂的例子,循循善誘。

  現在,西藏每年都會開展增殖放流活動,越來越多的老百姓參與到其中。在推動漁業資源向好恢復的同時,保護了水生生物的多樣性。“通過增殖放流等方式來‘反哺’漁業資源,可保證西藏自治區漁業資源的多樣性不被破壞。”一位參與此次科考的工作人員説。

  守住了嗎?

  已經看到了美好的希望

  在一窮二白的條件下艱難起步,如今5年過去了,水產所在新老科研工作者的努力下,從無到有,取得了一系列成就。

  在西藏漁業環境及其資源調查和養護研究方面,自2017年以來,水產所持續推動西藏重點水域漁業資源調查項目,投入近1000餘人次,完成10餘次野外科學考察工作,釐清了“三江四湖”(雅魯藏布江、怒江、瀾滄江、巴松措、哲古錯、錯鄂、錯那)魚類資源以及生存環境,評估了魚類受威脅程度以及瀕危狀態,保護了受威脅的重要魚類。突破了西藏珍稀魚類尖裸鯉、黑斑原鮡、拉薩裂腹魚人工繁育關鍵技術。

  下一步,他們會加強野外調查數據庫以及魚類標本庫、活體庫的建立,並開展重要魚類棲息地的勘測與保護規劃工作,完善土著魚類繁育技術體系,推進漁業資源有效利用,基於調查水域漁業資源與環境保護面臨的主要問題,提出相應的保護對策,為西藏漁業資源與生態環境保護提供科學依據和決策支撐,為西藏培養一批“留得下、靠得住、用得上”的漁業科研人員,為保護高原水域生物多樣性,促進西藏漁業資源可持續發展奠定堅實的基礎。

  得知劉海平一行開展漁業資源調查後,2017年,中國漁業協會常務理事張志鋼聯繫到了他們,表示想拍一部紀錄片。“剛開始他們不同意,覺得科考很枯燥,沒啥可拍的,別人也不愛看。但我知道他們太不容易了,應該被記錄。”張志鋼告訴記者。經過多次溝通後,紀錄片《西藏守漁人》終於開拍了,張志鋼擔任總策劃。歷時3年,目前這部紀錄片的第一階段拍攝工作已完成。

  “在生活中,他們只是再普通不過的人。但在專業領域,在科研一線,他們是閃着光的。好比建高樓,他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打地基。”張志鋼説,“可能目前不被人理解,只能埋下頭,咬牙堅持。但我相信,終有一天人們會理解他們做的一切。”

  “守住了嗎?”聽到這個問題,劉海平神情頓了一下。沉思幾秒後,抬頭説:“至少已經看到了希望,很美好的希望。現在會有老百姓專門來問我們什麼是本土魚,哪些是外來魚,並表示以後會記住這些魚的樣子,不胡亂放生。對我們來説,這就是希望。”他的眼裏閃着光。

  正如他在朋友圈説的那樣:這是一條沒有路的路,走下去就會有希望!

(責編: 常薇薇)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